【案例】 安徽落马厅官:搞经济有一套,搞腐败也有一套
发布人: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1-03-04   动态浏览次数:46

安徽落马厅官:搞经济有一套,搞腐败也有一套

 

反腐学者曾研究过贪官中的“两搞现象”,即所谓搞经济有一套,搞腐败也有一套,或者说一手搞经济,一手搞腐败。用这一现象来解释安徽省宣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周先义的“裸退”思维也颇为恰当。周先义在当地也算个“经济能人”,无论是在广德当县长,还是到宣城开发区任主任,他都会竭尽所能吸引“金凤凰”前来合作开发、投资兴业,做了他为官一任该做的事。然而,他在尽心尽力招商引资、为企业做好服务的同时,也暗度陈仓,悄悄地捞足了“好处”,为将来自己“裸退”做准备。

“裸退”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和警惕的腐败动向。有关媒体曾经把那些将自己的妻子儿女和收受来的不义之财都悄悄转移到国外,而自己一个人在国内做官,一旦时机成熟就一走了之的贪官称之为“裸官”。从周先义案件可以看出,不是每个贪官都能做得成“裸官”,如果做不成“裸官”,就很有可能考虑“裸退”。办理此案的检察官指出,“裸官”也好,“裸退”也罢,其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的实质都没有改变。不管腐败分子搞腐败的手段如何翻新、花样如何巧妙,其最终都逃脱不了被惩处的命运。

57日,安徽省宣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周先义(副厅级)涉嫌受贿案在淮北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这是去年安徽省检察机关查处的5起厅级干部职务犯罪案件中的一起,也是安徽省今年开审的第一起厅级干部职务犯罪案件。

今年刚满57岁的周先义案发前任宣城市政府咨询委副主任,而在此之前先后任宣城市广德县委副书记、县长,宣城市经贸委主任,宣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等职。检察机关当庭指控显示,周先义涉嫌受贿的事实都发生在其任广德县县长、宣城市经贸委主任和宣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期间,而向其行贿的绝大多数都是到广德县或者开发区投资的公司企业老总。据检察机关指控,周先义于1997年至2007年期间,利用担任上述职务便利,多次非法收受17人的贿赂款共计人民币80.1万元、美金1.86万元、购物卡2.7万元(折合人民币近百万元),并在土地出让、项目承揽、政策优惠、资金拨付、干部任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

  

1、送上门来的金凤凰

1995年,还在另一地方任职的周先义认识了安徽鸿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某。1998年上半年,徐某找到在广德任县长的周先义,提出想到广德做房地产,对于这样主动送上门来的“金凤凰”,周先义自是求之不得。同年9月,广德县政府与鸿翔公司在合肥举行开发迎春花园旧城改造项目签字仪式。就在签字的头天下午,徐某来到周先义所住宾馆的房间送给他1万元。

在此后与徐某的工作交往中,周先义每接受徐某的一次请托,必然会在事前或事后收到徐某的“打点”。19981110日,周先义主持召开县政府常务会议,专题研究决定了迎春街旧城改造工程的有关税费减免政策。实际上,这次会议之前,周先义已经“斩获”了徐某送来的2万元。1999年五六月间,徐某又跑到周先义的办公室送来2万元。没过几天,广德县政府就与徐某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将底层营业用房进深由10.5米调整为12.5米,并把原协议中由鸿翔公司独资改造,修改为与广德县政府共同建设,该县政府为此承担100万元的建设费用。这一有利于鸿翔公司协议的签订,不仅化解了拆迁的矛盾,加快了工程进度,还充分补偿了开发商徐某的利益。

转眼到了2000年,广德县政府承担的100万元建设费用陆续拨付给了鸿翔公司。这年下半年,周先义虽然已经调任宣城市经贸委主任一职,但徐某并没忘掉通过周先义的“关照”所获得的那100万元,同时也为了能继续得到帮助,便专程来到周先义在宣城的家中,一次就送给他10万元现金。后来,周先义的儿子结婚,徐某还凑了1万元的份子钱。这样林林总总,周先义先后5次“笑纳”徐某16万元。

在周先义身上,其实这样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的故事经常发生。1998年初,浙江广厦房地产集团取得广德县团结路旧城改造项目,该集团副总经理杜某具体负责项目的实施。为了解决“弹簧土”(地处江河湖泊或沼池水坑中的回填土,一种软土地基)施工和拆迁中遇到的“钉子户”等问题,加快工程进度,降低工程成本,杜某多次找周先义帮忙。周先义为此表态说,“弹簧土”的问题“按照市政一般标准修,不要过高”,基本同意了广厦集团的要求。而对于拆迁问题,周先义也先后多次主持召开会议,要求加大工作力度,坚决拆除“钉子户”,确保工程进度。鉴于周先义的意见,该县重点办积极组织拆迁工作,并对一“钉子户”的房屋采取财产保全后强制予以拆除。

周县长对该项目的“重视”有因必有果,杜某为此寻找机会多次给周先义送钱。1998年下半年的一天,杜某送给周先义9600美元;2000年初的一天,杜某无意在广德街头碰到周先义,得知周先义准备回宿舍拿钱,便赶紧掏出随身携带的1万元人民币塞给了周先义;20005月初,杜某陪同周先义到浙江义乌考察,在周先义准备回广德时,杜某以“给其补补身体”为借口,将事先准备的一个营养品盒子送给了周先义,内装人民币10万元;周先义的儿子在合肥结婚,杜某又以祝贺之名送给周5000元人民币。

 

2、“殚精竭虑”留凤凰

还是在广德当县长的时候,周先义代表该县政府到浙江招商,经人介绍认识了浙江商人王某,王某于是到广德投资搞开发。周先义调任宣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后,王某也紧跟着来到宣城,并在开发区看中了一块地,后以个人名义与开发区签订了购地协议。

不过,该协议签订之后,开发区一直没有将土地实际交付。为了尽快解决此事,2004年初的一天,王某带着事先准备的10万元现金,来到周先义在开发区的办公室,向其提出尽快拿到土地的要求。周先义当即喊来开发区管委会一位副主任,当着王某的面要求抓紧办理。这位副主任离开周先义的办公室后,王某便从包里拿出捆扎好的10万元人民币现金放到周先义办公桌抽屉里。

随后,王某很快顺利地以其在宣城注册成立的宣城市恒基房地产开发公司名义与开发区正式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购地435亩,其中一部分为商贸用地,一部分为配套住宅用地。为了得到周先义在办理手续、交付土地及拆迁等问题上的更多关照,王某又相继送给周先义3万元人民币和2000元购物卡。

20035月,宣城市生信型材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徐某找到时任宣城开发区主任的周先义,提出到开发区购地建厂,周先义表示欢迎。此后徐某看中了一块位于开发区莲西村的80亩土地,但其中36.7亩已经规划为宣城西客站,周先义得知后让开发区土地局调整规划,把这块地先调整给徐某使用。200312月,徐某的宣城市生信型材有限责任公司如愿与开发区签订了购地80亩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随着公司生产扩大,徐某希望继续在开发区购地,周先义表示赞同,并为此事专门开会研究。

为求得周先义的长期关照,徐某先后三次送给周先义9000美元和1万元人民币。2006年,由于周先义的前任管委会主任被查处,徐某被有关方面找去协助调查,周先义担心自己收钱的事情败露,即于20069月的一天,将徐某叫到办公室,退给徐某2.5万元人民币。

2004年,张某以马鞍山某建筑公司的名义与宣城开发区商谈进行创业路BT项目建设,约定开发区在道路修建好后分三年支付修路款。为保证张某的利益不受损失,开发区承诺以一块267亩的土地做担保,工程结束后工程价款由拍卖该土地款支付,此外还约定如果土地实际成交价高于拍卖时土地评估价,则双方各得溢价部分的50%

20056月,周先义向家住南京的张某提出,妻子生病想去南京住院开刀,能否请其帮忙联系医院和医生。张某欣然应许,还以“表示心意”为借口,送给周先义1万元人民币。

2006年,宣城市土地储备中心挂牌出让开发区做担保的267亩土地,张某以每亩34万元的价格拿到此地块,这一价格比评估价每亩高出4万元,这样按照约定张某就可以得到554万元的溢价返还款。20061230日,经周先义签字同意,开发区财政局一次性将此款拨付给了张某注册成立的银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3、在金钱激励下提供“贴心”服务

和威公司是广德县一家大型农业企业,199710月周先义调任广德县县长后,和该公司董事长余某逐渐熟悉,关系日益密切,此后周先义无论是在广德还是在宣城任职,都对和威公司的发展十分关注和支持,积极帮助解决在征地办厂、项目考察、经营策划、投资环境以及争取优惠政策等方面遇到的具体困难和问题。

1999年的一天,余某找到时任广德县县长的周先义,反映广德县农业局对和威公司饲养的鸡每只收2角钱的检验检疫费,该公司每年为此要负担上百万元的费用,希望能少收一点。周先义当即答应找县农业局解决。后在周先义的要求下,该县农业局按照对和威公司一包到底的方法,每年一次性收取和威公司检验检疫费5万元,并将检疫票据交由企业自己保管。这种违规操作,为和威公司节省了大笔检验检疫费用上的开支。

2003年上半年,周先义调任宣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后不久,邀请余某到宣城开发区购地办厂。余某提出广德开发区给他的土地价格是2万元一亩,如果要他到宣城买地,价格上一定要优惠些。周先义表示“没问题”。不久,为了和威公司在宣城开发区买地的价格问题,周先义专门召集开发区管委会土地局局长等人研究。在会上,周先义提出并决定将同时期同等条件的每亩价格约在46万元的土地,按照每亩1.8万元的价格卖给和威公司,他提出的理由是“为了引进大型企业,以提升开发区的形象”。20037月,和威公司与开发区土地局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以每亩1.8万元的价格购得位于宣城开发区莲西村的600亩土地。

和威公司在开发区购地之后,周先义曾在不同场合要求各个部门对和威公司的事情积极配合,搞好服务,简化相关程序、优先办理手续,尽力解决经营中的困难。与此同时,周先义还应余某的请求,及时安排他的副手负责抓紧解决和威公司土地平整、排水管道治理等问题。20058月,因为有村民阻挠和威公司家乐米业工程建设,周先义吩咐当时的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调查清楚并尽快处理好。公安部门经过调查,处理了为首的三个村民,确保了家乐米业工程的顺利施工。这样,在周先义的支持和关心下,和威公司在开发区购地、建厂均非常顺利。

不仅如此,应余某的要求,周先义在和威公司的对外发展、成立和威工业园等一些具体问题上也十分热心。2004年,周先义以宣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身份到海南文昌考察余某在这里与他人合伙开办的文昌养鸡厂,并与文昌市领导见面,介绍余某在安徽的发展情况,以争取文昌市的支持。这年下半年,因和威公司想引进家禽宰杀生产线,周先义应余某的邀请,一起到山东考察。

周先义之所以如此看重和扶持和威公司,除了作为一名政府官员的应尽之责外,背后自然少不了金钱的“激励”。检察机关的指控显示,从1998年下半年起至20055月,周先义先后在不同时间段收受余某所送的现金共计人民币20万元。

 

4、为自己顺利“裸退”做打算

宣城市包括广德县,地理上属于皖南山区,其自身并无多少资源优势,但这里毗邻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与江苏、浙江交界,正所谓“沿海腹地、内地前沿”,这样的区位优势就决定了其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更多地吸引江浙的外来投资者、承接产业转移。这也成为当地对搞活一方经济负有直接责任的地方官员必须全力以赴去谋划和践行的重头戏。

实事求是地说,无论是在广德当县长,还是在宣城开发区任管委会主任,作为一个地方官员,周先义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引来“金凤凰”,通过投资开发的带动来提振当地的经济。在前后十来年的“一把手”生涯中,说周先义在这方面尽了心、用了力、取得了一定成绩并不为过。所以对于前来投资的“金凤凰”,周先义跟一般的贪官不太一样,他还不是那种不给钱不办事,给了钱才办事或给了钱就乱办事的主儿。不过,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周先义在尽心尽力地招商引资并为企业做好服务的同时,虽然从不主动索要,但对于投资商明目张胆地送上钱来也从不拒绝。

既想取得一定的政绩,同时也不事张扬地借机收些“好处”;一方面实实在在地做事,另一方面也实实在在地暗中替自己打着小算盘。周先义采取这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式的受贿方式,很能遮人耳目,其根本目的还在于想安安全全地给自己铺设一条后路。侦办此案的检察官告诉记者,周先义很早就有了全身而退的想法。在开发区管委会正干得顺风顺水的周先义曾经向组织上提出了要求提前退休的申请,但没有获得批准。他还与一家他曾经给予了较多关照的公司签订了一份内容非常严谨的协议,根据这份协议,周先义收受该公司财物的行为将可能不被追究;同时如果不是案发,周先义如愿“退休”后到这家公司任职,将获得相当高的待遇。由是观之,为了能够“裸退”(悄悄地捞足好处,然后安安全全地撤退或退休),周先义很早就开始谋划并加以实施了。

案发前和案发后周先义的表现也能够作为其早有“裸退”这一打算的佐证。对于自己的受贿行为是一种什么样的性质以及一旦案发又将面临何种后果,周先义心里非常清楚,所以他一方面在为“裸退”做着各种准备,另一方面也为一旦不能“裸退”而想好了办法。据介绍,在受到有关方面调查前,周先义大概预感到了一种“不祥之兆”,所以他一个人徒步走遍了徽州,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想“去除掉自己身上的官气”,免得被查处后感到很不适应而有巨大的心理落差。案发后,周先义也基本不做“抵抗”,老老实实交代了自己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案件开庭审理时,他认罪态度较好,对于检察机关的指控都不持疑义。

 

                                        来源:《检察日报》 时间: 2009-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