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 手中没权了,我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发布人: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1-03-09   动态浏览次数:59

                            贪官忏悔:手中没权了,我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陕西省高速公路建设集团原董事长陈双全反思权钱交易之害,说一行贿人在其退休后要回了百万贿款。

         

    陈双全,陕西省高速公路建设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高速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曾任铜川市市长(正厅级)20014月至20061月,陈双全在高速公路建设招标和委托代建高速大厦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为多家施工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从中收受贿赂912万元人民币、93万美元、1000万日元。2008410日,西安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陈双全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同年620日,陕西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维持一审判决。 

    “在我的面前,曾经摆着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有人送我钱财,是收还是拒?我没有坚持拒绝,最终收下了。这一收,便一发不可收拾,我出卖了手中握有的公权,最终也就出卖了自己。”在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期间,陈双全认真反省自己的行为,含泪写下了这篇悔过书。

 

 

        堕落,源于价值观的扭曲 

        1946年,我出生在陕西富平的一个贫穷农家。幼时虽然贫穷,我却很努力,依靠助学金完成了大学学业。工作之后,我在组织的关怀与培养下,一步一步地成长起来。我曾经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事业心和责任心的人,也曾经努力向上,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都做出了显著的成绩。但随着职务逐渐升迁,处在“一把手”的高位,别人对自己唯命是从,这就使得我性格中的自负与虚荣更加膨胀。我开始渐渐变得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导致理想信念淡漠,变得轻信于人,好大喜功,贪图安逸。在外部不良环境因素的侵蚀下,自己坠入了犯罪的深渊。 

        我一生都在学习,但在很大程度上是为装潢门面。不能正确处理个人与组织、权力与责任的关系,导致了自己价值观的扭曲,而价值观的扭曲是我走上犯罪道路的重要原因。我在工作上图虚名贪虚荣,在生活上追求享受、不思进取,在思想上把过去自己曾经拥有的强烈使命感、责任心变成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特别是从市长岗位变动到董事长岗位,我感到很失落,更加剧了自己价值观的扭曲。由于享乐思想的滋生与蔓延,我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松,而权力为自己提供的追捧者越来越多,他们主动为我提供享受和安逸的条件,又使我在背离服务社会、服务群众的路上越走越远。

 

        有权,我成了“朋友”的追逐对象 

        我手中的权力在发生变化的同时,我的朋友圈也在发生变化。不同的权力区间招来了不同的阶段性“朋友”,他们都是冲着我手中的权力而来,用各种手段通过我与我手中的权力进行着交易,最后连我自己也搭了进去。 

        我到陕西高速集团工作后,由于工程投资量巨大,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他们千方百计地捕捉我的信息,投我所好地使用各种招数来拉拢俘虏我,想通过我为他们铺就通向财富的道路。 

        陕西一家个体公司的老板刘某,在我到新岗位工作还没几天,便通过关系与我套近乎。工于心计的他从关心我与我的儿子关系入手,不惜远去广东深圳,花费百万巨资,绕着圈子、想着法子铺垫关系。 

        权力吸引来的这些“朋友”,争相招待我,我一时间成了他们的追逐对象。在他们的邀请下,我常常穿梭于高档饭店,出入于高消费娱乐场所,由他们出钱“洗涤”着我的思想,培养着我的消费习惯,侵蚀着我的灵魂。慢慢地,我对金钱和物质的大额消费也司空见惯了。由于自身放松与放纵,和外部“公关”的结合,加之职位的特殊性,我在金钱的包围圈中变得麻木了。我从开始的不好意思到半推半就,而后来竟对接受贿赂不经意了。

 

        反省,在悔恨和痛苦中备受煎熬 

        经不起金钱的猛烈进攻,我迅速地堕落了。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我用手中的权力清还他们的债权。我成了金钱的俘虏,成了这些阶段性“朋友”的俘虏,成了为金钱而推磨的鬼。 

        我铤而走险,违反《招标投标法》,帮他们收回投资。在我退休后,这些“朋友”便销声匿迹了,我知道这标志着权钱交易的终结,因为一旦失去了对等交易物,权钱交易也就停止了。上边提到的那个个体老板刘某更直白,他干脆在我退休后讨回了他已经送给我的百万元巨资。这就是他们的精明之处:当看到我的手中没有了权,也就等于没有了可以交易的物与事,我也就没有利用的价值了。 

        我的行为不仅毁了自己,也波及到一些下属。他们或者受我指使违纪违法,或者大胆效法。是我带坏了他们,我应对他们的过错承担重大责任。 

        覆水难收,我的行为触犯了法律。再三反省自己的过去,我意识到自己已严重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也为自己留下了无尽的悔恨和痛苦。我要深刻剖析自己的犯罪根源,真诚认罪,真诚悔罪,主动如实交代自己的问题,积极退赔赃款赃物,争取法律的从轻处罚。

 

                                                              来源:检察日报  2009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