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 武汉科技大学原校长和党委书记受贿双双落马
发布人: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1-03-05   动态浏览次数:75

 武汉科技大学原校长和党委书记受贿双双落马

        2006620日,因涉嫌重大受贿,武汉科技大学原校长刘光临被刑事拘留。两个月后,该校原党委书记吴国民也因涉嫌受贿被刑事拘留。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有关人士日前向《民主与法制时报》特约撰稿人披露了案件的详情,其中包括,校长刘光临的“落马”,居然源于校党委书记吴国民的举报。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2006年初,武汉科技大学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自查报告会上,当时的书记吴国民、校长刘光临公开承诺:廉洁自律,从我做起;严格要求,接受监督。

   如果不是因为涉嫌重大受贿,刘光临将会以一位有成就的大学校长身份,体面地退休。

3月中旬,咸宁市某看守所,中等个子的刘光临,穿着依然整洁,但落马前那头乌黑的头发已经全白了。“第一眼看见他,跟一年前当校长时的照片完全是两个样子,这种反差太强烈!”据最近见过他的人士描述,“看起来,就是一个落魄的老人。”

    刘光临,1946年出生,如今已年过六旬,曾任武汉科技大学校长(正厅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武汉市第十一届人大代表,湖北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是国内知名的水利专家。

    2006620日,就在即将退休的前夜,因涉嫌重大受贿,刘光临被刑事拘留。与此同时,在刘的家里,检察机关搜出现金300多万元,加上各种存款,总计超过500万元。“银行工作人员带了3个点钞机,点钞点了4个小时。”省反贪局一位办案人员说。

    两个月后,之前还积极配合检察机关调查刘光临一案的武科大党委书记吴国民,也被刑事拘留。

目前,刘光临一案,已经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而吴国民案也在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判决结果近期即将宣布。两案再次将象牙塔内的腐败问题暴露在公众面前,由此带来的警示,具有深远的意义。

    416日,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有关人士向《民主与法制时报》特约撰稿人披露了案件侦破的详细内情。随着案件逐步清晰,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浮出水面:校长刘光临的“落马”,居然源于书记吴国民的举报。

       一封神秘的举报信

刘光临的突然出事,源于一封神秘的举报信。

20063月的一天,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收到了一封举报信,内容是举报武科大校长涉嫌贪污受贿的问题。信写得很具体,还列举出了刘受贿的具体时间、地点和内容。正当办案人员考虑举报信内容的真实性时,陆陆续续,又有另外几封相同署名的举报信寄到了反贪局。

这些信中反映的情况,与第一封举报信大同 小异,落款都是同一个名字:樊府哲。樊府哲——反腐者,这个名字显然不是一个真名,举报人并不想公开自己的身份。

写这些举报信的人为什么这么知情?他们究竟是谁呢?要找到举报人,可能不太容易。

虽然信上涉及的受贿金额不是很多,但是字里行间,却让我们捕捉到了某一些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这些信息都与武汉科技大学新校区建设工程有关。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吴忠良局长介绍。办案人员最终决定将视角锁定该校的工程建设,秘密摸查工作随之展开。

武汉科技大学黄家湖新校区,占地面积超过2000亩,建设总投资接近20亿元。当办案人员实地暗访时,发现很多工程都还没有完工,每一个工地上,都有包括项目建设单位、项目内容、项目负责人等内容的告示牌。 

通过调查,办案人员查出:这所大学新校区的基建工程款共18个亿,共有11家建筑公司承接项目。在对工程项目负责人摸底后,4个承接工程量很大的建筑公司负责人浮出了水面。令办案人员欣喜的是,这几个人的名字都曾经在举报信中出现,并且确实在新校区建设中,获得大量工程。而且,进一步调查发现,这几人都有行贿记录。

随着案件侦破的深入,承揽该校图书馆建设的王某进入办案人员的视野。承包这样的工程,必须是具有一级资质的施工队才有资格竞标,但这个王某只具有三级资质。三级资质公司怎么能够拿到一级资质公司的工程呢?疑点顿生。

经过调查,王某承认,为了承揽工程,他曾经给了中间人何某300万元。根据供述,专案组人员把握好审讯的力度,迅速获取有关间接证据。何某交代,他曾经向校长刘光临行贿48万多元。

据何某在审讯中交代,在他被抓捕的前一天,还跟刘光临有一次密谈。当天,刘光临向何某表示:最近查得很紧,他们动不了我,但是你们自己要小心,你们出事了我不管。这次谈话的内容,被办案人员认为是何某心理防线最终崩溃的重要原因。

通过大量的外围调查,包括:资金来源、交待的场景符不符合客观条件等等,办案人员得出结论:何某所交代的情况真实可靠。

 

刘家搜出现金300多万

2006620日,刘光临被刑事拘留。此前,办案人员对刘家进行搜查,查获现金300多万元。这个意外的结果,也被认为是案情的根本性突破。事实上,大量的外围调查,侦查机关已经掌握了很多证据。但是办案人员仍然显得十分谨慎,侦查机关最终决定采用传唤的方式。在传唤刘光临的当天夜晚11点钟,办案人员敲开了刘光临的家门。

据省反贪局人士介绍,搜查进行了两个小时,毫无收获。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发现卫生间的天花板上有一个天窗,打开以后,发现上面全是烂纸箱子,办案人员在这些烂纸箱子里面,找到了两个密码箱。通过刘的爱人获得密码以后,两个密码箱被打开,每个密码箱有60万现金,两个密码箱搜出了现金120万。

面对巨款,刘光临的妻子有点扛不住了,她一头栽到床上一动也不动。办案人员围着床转了一圈,凭着职业敏感,他们意识到,校长夫人躺着的这张床一定有问题。于是,他们马上采取行动——床上的席梦思被掀下来,把床板撬开,床板中间又搜查出一个密码箱,打开一看,里面又是60万现金。之后,办案人员依此类推,在另一个房间的床板中,又发现了另一个箱子,这个箱子里面,装了80万现金,接着,他们又在柜子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包钱,里面有5万美金。

办案人员在刘光临家搜查的时候,刘正在省检察院的传唤室里接受调查。据悉,在接受传唤的12个小时里,刘的情绪非常抵触,反复宣称自己的工作成绩。直到办案人员告诉刘搜查的结果,并正式对他刑事拘留时,刘一下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顿时面色沉重,心理防线全面崩溃

在之后两天时间里,刘如实交代了他受贿的全过程。

 

工程陷阱的诱惑

417日,记者冒雨来到武汉科技大学黄家湖校区。正是这个新校区,让刘光临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并直接见证了刘从人生的巅峰沉沦,以至于沦为阶下囚。

事实上,在武汉科技大学的多数师生看来,刘的落马显得很突然。据悉,刘光临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200665日下午在校本部接待武钢集团公司领导,该校校报曾予以报道,之后刘光临就再也没有现身。

2006726日,孔建益被正式任命为武汉科技大学校长、党委副书记。对于大多数老师来说,校长的突然更换,才使他们意识到,刘校长已经出事了。

省检察院《关于犯罪嫌疑人刘光临涉嫌受贿犯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的侦查终结报告》显示,2002年底至2006年初,犯罪嫌疑人刘光临在担任武科大校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在承建工程及工程款结算等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147.7888万元、美元46000(折合人民币38.042万元),总计折合人民币185.8308万元。

在筹建前期,武科大组织成立了新校区建设工程指挥部新校区建设招标委员会,分别对工程进行建设单体的招标。在2004年底的学校教职工代表大会上,刘光临作报告称,经过严格的招标程序,相关工程为学校节省了大量资金。

但这只是一个表象,和多数基建工程犯案一样,刘光临并没有摆脱承包商贿金的诱惑。《报告》显示,2004年武汉高建公司副总经理王某,为了参与武科大新校区建设,找到与刘关系很好的中间人何某,并承诺支付300万元中介费。20053月,武科大新校区图书馆工程开始招投标,何某找到刘了解该工程情况,并表示想参与该工程的投标。刘同意帮忙。由于入围单位资质要求高,何便通过私人关系,借用了江苏某公司和山西某公司的建筑特级资质参加该工程报名。该校校区建设招标办公室最初确定的图书馆工程拟入围名单中,江苏公司并不在入围名单之列。刘获悉后,给招标办公室某负责人打招呼,并坚持要将江苏公司确定为入围单位。此后,在学校招投标会上经刘表态,王某、何某操作的山西公司和江苏公司,两家单位均入围。

投标开始后,在刘的照顾下,江苏公司顺利中标。中标后,因有人举报江苏公司系非法借用资质,武科大一直未与江苏公司签订施工合同。后来刘几次召开办公会,决定图书馆工程仍由江苏公司中标,施工合同才得以签订。这样,王某就以江苏公司的名义承接了图书馆工程,合同价款4368万元。

刘光临在利用职务之便为王某、何某承接工程谋取利益中,收受两人贿赂共计人民币48万余元、美元4000元,总计折合人民币52万余元。在此期间,刘还先后为另外3家企业承揽工程提供帮助,分别接受贿赂42万、40万、24万余元。

 校区建设规模大,承包商都削尖脑袋想挤进来,有的开发商为打通关系,就用钱铺路,这是一个潜规则,大家都心知肚明。熟悉该新校区建设的一位人士透露。

417日,记者在武汉科技大学新校区看到,校园的楼体工程建设基本完工,崭新的教学楼、宿舍楼连成一片,教学秩序井然有序。但是部分绿化没有完工,而处于风暴中的图书馆,依旧被工地的围墙所包围着,裸露的水泥墙面,在一大片崭新的楼群间,十分扎眼。大一、大二的学生都在新校区了,这里校园内的配套设施比较全面,唯一的遗憾,是图书馆还没有建好!该校化工学院一位大一学生告诉记者。

 

神秘举报人原来是书记

随着刘光临的落马,很多困扰办案人员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一些先前拒绝承认行贿的建筑商纷纷交代了事实。案情的深入,也使得包括基建处长在内的一批干部相继被查获。

 我们只做了一件事,把校长拘留时的照片摆在桌子上,问他们认不认识,他们一下子就蒙了,并很快就交代了。一位办案人员透露。

在对其中一个建筑商的中间人进行审讯的时候,一个令人意外的人闯进了办案人员的视野,这个人就是该校党委书记吴国民。

湖北省反贪局一位负责人透露,当检察机关到学校调查校长的相关情况时,吴国民代表学校与检察人员积极联系,并进行了相关的沟通。他多次强调,没想到刘会出这么大的问题,并且表示一定要吸取教训,搞好廉政建设,防止腐败现象的发生。

侦查机关对吴国民进行了秘密调查,一个多月之后,吴涉嫌受贿的事实浮出水面。

省检察院《关于犯罪嫌疑人吴国民涉嫌受贿犯罪的侦查终结报告》显示,2001年至2006年上半年,犯罪嫌疑人吴国民在任武科大党委副书记、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在承建工程及工程款结算等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贿赂总计折合人民币67万余元。这份报告还显示,吴除了收取建筑商的贿赂外,还收受武科大下属部门及个人贿赂人民币19万余元,其中5万元人民币上交武科大纪委,实际受贿折合人民币近14.8万元。这些贿赂,多是吴的下属为了在个人职级提拔、工作方面得到关照而送的。

据悉,办案人员同样迅速对吴国民家里和办公室进行了搜查,在搜查的过程中,发现一封举报信,这封举报校长的信件,跟检察机关的信内容完全一样!这个发现,也吻合了检察机关最初的怀疑,即举报信的内容非常具体,写这封信的人就是校长身边的人。在案件的审理中,吴承认了写举报信的事实。

吴后来在接受有关记者采访时,对于写信的理由做了这样的解释:因为我感觉校长调来以后,对人、财、物的事项很感兴趣,插手也插得比较重,我感觉恐怕对学校不好。

很显然,这个理由并不充分。在接受湖北卫视记者的采访中,吴承认,他跟校长刘光临有矛盾,而且矛盾很大。当被问道,举报校长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会牵涉到自己,吴显得很沮丧,我如果不说,也许学校的事出不来,现在是搬起石头砸到自己头上来了。

说到书记吴国民,刘光临显得很激动:他不学无术,成天就搞小动作。

吴的落马,对武科大师生来说,无疑是又一个重磅炸弹。

 

双面刘光临与高校廉政

建树颇丰的知名教授、省厅级高校校长和一个受贿数百万的贪官,两个截然对立的面孔,在刘光临身上重叠。

19465月出生的刘光临是江西赣州人,1981年从武汉水利电力大学(下简称武水)研究生毕业,是文革后第一批研究生,随后留校任教。先后任系主任、科研处长、教务处长,1996年任武汉水利电力大学副校长。武水既是他的母校,也是他的政途发迹之地。

一位接近刘光临的教授此前接受特约撰稿人采访时说,在工作上刘光临是个有魄力的人,胆子大,能力强。据这位教授介绍,刘光临担任学校领导后,爱说大话,说空话,缺少文人的性格修养,更像个政客。另外,刘被认为做学术业务不够严谨。他曾经要求自己的博士生一年内写完博士论文,这个要求显然过高了。当时很多博导都表示,三年内能完成博士论文就不错了,学术研究不能单用时间来限定。刘还曾经对一些老博导说,我带的项目动辄几十万、上百万资金,你们的项目都太小了。这让很多老教授对他的学术态度和素养不予认可。

2000年是刘光临命运发生改变的关键一年,这年武水并入武汉大学。作为第一副校长的刘光临没进入武汉大学校务领导班子,让他一度情绪极为低落。接近刘光临的一位原武水退休教授透露,正是因为这次的人事调整没有合适位置,刘光临便有了离开武汉大学的想法。这被认为是他进入武汉科技大学的一个动因。

2001年,在武汉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工作半年后,刘调入武汉科技大学担任副校长。同年9月,刘被正式任命为武汉科技大学校长、党委副书记。

在武科大工作后,刘光临一直还住在武汉大学校内,如果不出事,他在去年7月就能退休了。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2006年初,武汉科技大学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自查报告会上,当时的书记吴国民、校长刘光临公开承诺:廉洁自律,从我做起;严格要求,接受监督。不过这些承诺并未兑现。

而今年4月初,武汉科技大学召开学校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会议强调,加大预防工作力度,狠抓工作落实,努力构建和谐校园。该校新任领导做出了作风建设十不的承诺。

 最近学校经常开会,反腐败的氛围很浓!该校一位老师透露。

                                                                                       《民主与法制时报》江 帆 王 镭 发自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