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分析】 “刚刚出事的两三个月头发全都白了”
发布人: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1-03-05   动态浏览次数:53

 武汉科大原校长:刚刚出事的两三个月头发全都白了

        刘光临,19465月出生,武汉科技大学原校长(正厅级)2007年被湖北省咸宁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日前,最高入民检察院影视中心《法治中国》传媒记者宋雪琴、赵瑞对他进行了采访。

 

出事两三个月后,他的头发全都白了

记者:现在想起来,自己会觉得痛心吗? 

刘光临:好像在做一场噩梦。我一辈子都没受过批评,一直都是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怎么突然之间就进了监狱?我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特别是刚刚出事的两三个月,我几乎日夜不眠,头发全都白了。 

记者:你在忏悔书里说,自己的人生像竹篮打水一场空。 

刘光临:我觉得自己太不值了,确确实实不值。你看我从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学校送我到东京大学留学,留学回来后不久,就让我当科技处长、教务处长,后来二三年换一个岗位,1996年当了副校长。

记者:2001年你当了武汉科技大学校长后,有什么样的理想和抱负? 

刘光临:当时的武汉科技大学条件比较差,我想在自己任上的时候,让学校各方面建设都上一个台阶。我也的的确确做到了,现在武汉科技大学可以说是湖北省理工科学校最好的一所学校。 

记者:在那时候,你觉得自己在全校师生的心目中是什么样的? 

刘光临:应该说我的威信是很高的。当了校长以后,我有点骄傲自满的情绪,觉得自己很行。我是1992年全国第二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是湖北省最年轻的破格提拔的教授。 

【旁白】当了校长的刘光临,开始走上了事业的顶峰,并拥有多项让人仰慕的光环。然而这些光环并没有炫目太久,20066月,因为在武汉科技大学新校区建设中涉嫌受贿,即将退休的刘光临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侥幸心理和法律意识淡薄,让他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远

记者:那些人为什么给你送钱? 

刘光临:学校要建新校区,当时在我手里的投资将近7个亿,买了2000亩地,要盖30万平方米的房子。得知这个消息,很多人都千方百计地来接近我、拉拢我,为了中标这些工程项目,他们三番五次地给我送钱。                

记者:收了钱心里不害怕吗?

刘光临:怕啊,我后来一直想把钱退给他们,可见不到他们的人,时间一长就慢慢忘了。而且我想,他们也是真心诚意送的,我也没有做什么违背原则利用职务为自己谋私利的事,所以退钱的事情就不提了。 

【旁白】2006年,湖北省检察院查明,刘光临在担任武汉科技大学校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承包商和下属单位的贿赂合计185万多元,同时对280多万元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一个颇有建树的正厅级大学校长在一夜之间沦为了阶下囚。 

 

记者:你家里经济条件也不错,为什么还收那么多钱? 

刘光临:侥幸心理吧。收了第一次后见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自己就放松警惕了,第二次、第三次就心安理得地收了,认为不会出什么事。 

记者:你是从事教书育人工作的,在收钱时头脑里就没有一点法律意识,就没有考虑过后果吗? 

刘光临:对刑法,我不懂,真正看刑法是在出事以后才看的。 

【旁白】怀着侥幸心理,加上法律意识淡薄,刘光临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站在了被告人席上。如果没有受贿,他本可以功成名就,体面地离开工作岗位。

 

美好规划化为泡影,愧对家人和学生

记者:经过多年的奋斗,你得到过那么多殊荣,当了校长,又是博士生导师,你现在假设一下,如果没有受贿,你今后的人生会是什么样?

刘光临:从校长的位置退下来后,我就专心搞研究、带学生。在出事之前,我已经接了几个项目,出事以后,这些事情都停了下来。 

【旁白】对于刘光临来说,退休后对生活的美好规划全部化为泡影,而更让他愧对的是自己的家人和学生。 

 

记者:你出了事后,对家庭有哪些影响? 

刘光临:开庭的时候我见到了我儿子,他看起来瘦了好多,我想他承受的精神压力可能很大。所以说,我出事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自己的家。 

记者:对武汉科技大学来说呢? 

刘光临:一想到有那么多学生的毕业证上盖的都是我的印章,我就觉得对不起他们。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法庭上有一位法官竟然是我的学生。他对我说:“刘校长,真没想到你会出事,我毕业证上盖的还是你的章呢。听到这话,我眼泪掉了下来,我说对不起你。 

记者:为什么这么说? 

刘光临:对学生来说,他们非常尊敬的校长竟然是一个犯罪分子,对他们心理的打击可想而知,所以我觉得对不起这些学生。 

【旁白】对于刘光临来说,这一声对不起来得太晚。现在,在监狱里,每天他面对的不仅是漫长的刑期,更需要面对的是来自内心深处的痛悔。 

 

记者:被关进监狱对你来说是不是致命的打击? 

刘光临:在我快到60岁的时候,事业处在顶峰的时候,因为自己的不慎,成为了一名阶下囚。刚进监狱的时候,因为不能适应身份的巨大转变,我几乎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现在时间长了,好一点了。

  

 

                                                          来源:检察日报